智能教育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快讯   /   K12教育
斯坦福教授37年死磕中国农村,揭秘贫苦教育残酷真相
栏目:K12教育 2018-05-23

阅读:678次

作者:Helen

斯坦福教授花37年死磕中国农村,揭秘了贫苦教育的残酷真相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益美传媒(ID:YeeMedia)

摘要
最近有一位美国老人揭示了中国农村社会贫穷的根本原因,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这个人就是罗斯高(Scott Rozelle)一个满头银发,年过六旬,誉满天下的美国经济学家,用了半生时间,死磕中国农村问题。他说,中国农村的教育问题将可能严重拖累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

这是一个比中国人还担心中国发展的美国人。
从上个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他长期驻扎在中国广袤田垄要令贫困乡村脱胎换骨
他本人可不是个简单人物。他本科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在康奈尔大学;之后任斯坦福大学教授。他是美国响当当的发展经济学家,一身光环笼罩。
但每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他都在中国农村他的足迹几乎踏遍中国大陆的所有农村
罗斯高为何与中国农村问题杠上了?
因为他发现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高速发展,却一直处于“中等收入陷阱”中,根本问题就出在中国农村受过高中以上教育占比太低
先来看看罗斯高在中国调研十年发现的一些惊人数据:
在北欧、加拿大、美国这些高等收入国家的劳动力平均每4个人里就至少有3个高中毕业而中等收入国家,平均每3个劳动力里只有1个人是高中毕业而中国的高中受教育程度是所有中等收入国家里面最低的甚至比南非还低4个中国劳动力里只有1个上过高中
虽然中国城市孩子上过高中的比例占93%甚至比美国还要理想然而,中国农村孩子只有37%走进过高中的校园更严重的是中国城市户口仅占总人口37%左右再加上计划生育等原因实际只有24%绝大部分孩子还是在农村生活
乡村与城市的教育两极分化和上世纪80年代的墨西哥完全一样
80年代的墨西哥与韩国经济增速和产业结构几乎一个起点但到90年代后,两国的差异就越来越明显问题出在哪儿?
韩国几乎100%都接受了高中教育,成功地从中等收入陷阱毕业20年前在工厂干活的那些人已经彻底转型从苦力变成了白领
但是,墨西哥呢?大量文化水平不足的劳动力,只能打杂工、或者跑到美国,甚至违法犯罪,引起社会动荡导致墨西哥这么多年仍然是中等收入国家
这恰恰是罗斯高最担心的问题随着中国的经济转型、产业升级,流水线作业的逐渐撤出体力劳动者无以为生
为了寻找解决中国这一问题的办法他去了175所中国的初中,对20000名学生做了一个大调查,随后又去了农村小学做调研结果发现导致农村孩子教育程度低的三大杀手

NO.1  营养不足,影响智力发展

贫困农村儿童的食物仍以米饭、面条、馒头为主肉类、水果和新鲜蔬菜摄取严重不足他大胆地向中国政府提出了一个建议:给农村孩子提供维生素片这是提供铁元素和其他矿物质安全有效又非常便宜的方法
他说:“如果上述方案能够实施,中国农村儿童的营养问题,将很快成为过去。”

NO.2  农村的学生大都存在健康问题


在农村有27%的孩子贫血,体质虚弱,认知能力下降,学习的时候无法集中注意有25%的孩子近视却没有眼镜,上课看不清黑板,不知道老师在讲什么还有33%的孩子肚子里有蛔虫,影响身体发育
这些问题的存在孩子们怎么做到专心学习?

NO.3  家长不懂教育

在中国,从分娩期前四个月到出生后,农村里缺乏足够文化刺激的婴幼儿与在城市里长大,自小和家长玩乐互动的婴幼儿两者之间在智商上的差距,从四岁便已经显现了我们都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这个起跑线,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早得多
他认为最严重最大的问题是中国孩子的认知能力低下
诺贝尔奖获得者James Heckman研究发现,如果一个国家和家庭
投资0到3岁的孩子,回报率是最高的
在0-3岁,你投资1块钱有18块钱会回来
3到4岁投资1块是7块钱的回报
小学是3块钱
大学里投资1块钱是1块钱的报酬
成人则是负的
因此,我们的认知和IQ90%是0到3岁的发育决定的到了3岁,基本上我们的脑子已经定型了因为错过认知和IQ最佳发育阶段,很多农村孩子智力发展缓慢
40年前,中国农村孩子长大之后可能就是做一个农民种庄稼这可能不需要很高的智商而现在,中国农村孩子长大后可能要进城打工在一个流水线上做工人,也可能不需要很高的智商但是以后不一样啊随着科技的进步,对劳动力素质的要求肯定是越来越高当一个人的IQ低于90时,很多工作是他无法胜任的
罗斯高呼吁让妈妈留在农村国家和政府可以每年拿出部分资金做小学里的健康项目、养育项目
然而,就是因为这些惊人的数据和观点罗斯高在9月的一次公开演讲把自己送上了风口浪尖
类似的演讲他做过五六十次而这次却因为这些论调触动了人们敏感的神经“63%的贫困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引起一片哗然
舆论甚嚣尘上他却冷静地表示:“希望大家去怀疑我们团队的结论,希望他们认为这个问题值得去研究。”
他只是在抛砖引玉希望中国学界也能出现一些关心农村教育的公开调查研究
很多人不理解一位美国声名显赫的发展经济学家为何要顶着巨大的压力,试图解决中国农村的教育问题?
他笑笑说:“因为我想看到中国发展得更快!更好!”
不同于坐实验室看数据的其他同行罗斯高的工作场所是中国的广袤田垄陕西、甘肃、青海、宁夏……
这个60多岁的老头几乎在中国农村度过了自己一半的人生
他写了300多篇关于中国发展的论文每篇都依靠严谨的实验和统计分析
他和青年农业经济学家黄季焜联合开办的中国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在2009年到2012年的四年间向国务院提交了34份政策简报其中有31份被采用还有25份得到副国级以上领导人的批示
从来都是拿到第一手数据,实地做研究因此,罗斯高的学术水平在业界享有极高盛誉因为他,国际认识了不一样的中国农村为了表彰他的杰出贡献,2007年,美国农业经济协会授予了他终身成就奖
如今60多岁的他依旧不停下休息他在中国人民大学开了一门“发展经济学”课程为的是把知识传递给中国的年轻学者
他参与开办的中国农业政策研究中心下设“农村教育行动项目——REAP”深入解决寄宿制小学的管理和营养、资助贫困生上大学等等项目
他把自己从一个学者变成了倡议者将学术研究和推动政策变革、改善贫困地区结合在一起将更多心血放在了未来中国的整体发展上
30多年来这位外国老人从年轻力胜到鬓发渐白,为中国教育殚精竭虑他常常说的一句话是:“到中国是回家,去美国是探亲”
可在改变中国教育这条路上,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他去做研究时,常常因为外国人的身份遭到当地排挤还有许多人质疑他
到2017年,距离他首次来到中国大陆,已经整整33年了33年里,他用行动在一点一滴改变着中国
他说:也许,问题无法在一代中消除,但他微小的努力,一定会在未来产生巨大的影响。
作为一名经济学家他才是真正走出书斋到现实中改变真实世界的那个人
其实,除了这位斯坦福教授,还有很多人在为中国教育的进步而奋斗而中国的教育除了平复不均导致的资源不均衡外还有着更严峻的挑战比如不断产生的精致利己主义者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益美传媒(ID:YeeMedia)

拓展阅读:

罗斯高真的错了吗?
看见未来教育研究院执行院长  王胜

9月15日,美国斯坦福大学中国问题学者、发展经济学家罗斯高(Scott Rozelle)先生在一席公众号发表题为“农村儿童的发展怎样影响未来中国”的演讲,估计出乎他意料的是这篇演讲以“现实是有63%的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怎么办?”的标题在网络上突然广泛流传,提升了大家对于我国的农村教育问题的关注,甚至同情。与此同时,也涌现出来不少针对这篇演讲的评论,其中不少评论针对罗斯高这篇演讲中的数据和逻辑提出了不同的观点。

笔者曾当面听罗斯高先生的这篇演讲,只是不是在一席,而是在2016年底的看见未来教育论坛上。作为听众,我们很容易被罗斯高先生的演讲所打动,一是因为其演讲中的详实的数据,二是因为其问题归因的简洁逻辑。当时,其演讲并没有火,这次一席之后的“走红”有一席的影响力的缘故,更重要的是因为“标题党”的功劳,断章取义的标题吸引了许多人的眼球,也把罗斯高演讲本身的重要内容所掩盖了。

罗斯高先生的数据从世界上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际比较数据,到我国的劳动力中高中受教育水平的比例,再到高中生中我国城市孩子与农村孩子的对比数据,一步一步把影响到我国经济发展的现象背后的数据展现出来,从而为下文他对于这个现象,这个社会问题的归因分析做好了铺垫。

有学者认为发展中国家的”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伪命题,基于这个伪命题的推论是不可靠的;也有学者认为我国高中入学率已经超过了80%,所谓“有63%的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这个数据是有问题的,基于这个错误的数据的推论也是不成立的。针对这两个问题,前者说不清楚,后者有我国教育部及各省教育厅的基本数据在。

罗斯高先生的演讲中说到:实际上,问题是高中之前开始的。这个是北大跟陕西师范大学做的研究,我们去175所初中,做了一个很大的调查,有两万个人的样本。这个调查的结论是:那些不想上高中的学生,他学习到的绝对知识的值是负的——他有负面的学习,不但是没学好,而且是把小学六年级学到的东西还给了老师,他是往回退步了。也就是说,我们的初中教育出了问题,初中是一个人生的分水岭,从这里开始,有的人升学去了普通高中,乃至进入大学;有的人则升学去了职业高中,还有的人初中毕业即步入社会,加入打工一族。

从国家政策的规定来看,初中升入高中,无论是普通高中还是职业高中,基本是按照50%的比例来分配资源的。只是这个比例在我国不同的地区,在城市和农村,相差是非常大的。那么实际情况是什么?笔者选择了经济相对欠发达的我国西部7个省份,根据其教育厅2015年公布的各省教育事业发展统计数据,可以看到在这些地区,初中学生毕业后,进入到普通高中、职业高中,以及不继续上学的学生人数及比例,如下图所示:
根据数据显示,在这7个省,初中毕业的学生中有87.8%的学生继续读高中,只有12.2%的学生未能继续读高中。
再看另外一组数据,同样在这7个省份,从2012年入学,到2015年初中毕业,初中的辍学率平均为10%,具体数据见下图:
从数据来看,我国部分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教育问题,到2015年的时候已经比2010年时改善了很多,从这个角度来看,罗斯高先生在演讲中的数据推论依据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无法支撑其下面的归因分析,也就是说,我国的高中水平劳动力的缺乏,是因为我国初中教育的不足。

如果忽略罗斯高先生在这里的数据上的问题,单单就其简洁的归因分析逻辑来看,笔者认为还是有其独特的价值的。罗斯高先生针对我国相对贫困地区的初中教育不足,进一步归因分析认为是因为贫困地区小学教育的不足,而小学教育的不足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小学生的营养不良和健康问题,用罗斯高先生的话来说就是:27%的学生贫血。33%——3个学生里面就有1个,肚子里面有蛔虫。最后,还有25%的学生是看不到黑板的。看上去比较严重的社会问题,罗斯高先生认为这两个问题相对是容易解决的。

很有趣的是,罗斯高先生并没有认为我国贫困地区小学质量的不足是一个教育问题,而是一个健康问题,而不少批评罗斯高先生的社会评论偏偏都是从教育问题的改善途径去说的。罗斯高先生显然无意在教育质量的改善上多下笔墨,他进一步归因分析道,所有导致上述问题的最重要,也是最无人知道的问题是我国的0~3岁孩子的养育问题。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觉得更严重的,最大的,没有人知道的问题,是小学之前,认知能力低下的问题,而且这是0到3岁的婴儿阶段就开始的。”然后,罗斯高先生用一连串翔实的数据说明,0到3岁农村孩子的认知水平,甚至是在上海的外来务工人员的0~3岁孩子的认知水平都是不高的。有学者质疑他的“1000天假设”,即人的IQ,90%是0到3岁的发育决定的。但是无人可以挑战他及他的团队在我国针对0到3岁的孩子做的认知水平测试数据,因为只有他们做了这个调查。

基于他们的调查,罗斯高先生得出结论:几乎是1/3的中国未来劳动力,IQ是低的,将不适合未来社会发展的需求,并对我国未来的社会经济发展造成不良的深远影响。

看到这里,其实很多人和我一样竟无言以对,因为我们自己没有任何实地调查的数据可以引用。我国计生委没有提供这样的数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统计局也没有。如果我国劳动力的真实情况就如罗斯高先生的调查数据显示得那样,我国未来的社会发展真是令人担心。这也许是罗斯高先生这篇演讲中最为重要的信息。

可惜,很多社会评论文章并没有针对这个问题深入探讨,反而是针对他提出的“药方”进行了广泛的探讨——罗斯高先生的“药方”是让妈妈回家給孩子读书。
显然这是一个很容易遭到批评的“药方”。罗斯高先生这么说,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社会倡导,而不是一个严肃的政策建议。因为从政策建议的角度来看,这样的“药方”显然是挂一漏万的。不过,从社会倡导的角度来看,这不愧为一个投入少,见效快,并且影响深远的方法,而这是罗斯高先生及其团队一直探寻的社会干预方式——如何用低成本、见效快的方式来改变社会。

罗斯高先生是发展经济学家,他看待社会问题的角度,教育只是他尝试改善社会问题的一个维度,他使用的更多的是社会经济发展的维度。如果从教育干预的角度去评论他的“药方”其实是偏离了他的初衷。因为对于他而言,我国贫困地区的孩子成为不了高中水平的的劳动力问题,不只是一个教育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是需要教育部门与其他部门如健康卫生部门、人力资源发展部门、民政部门通力合作去解决的。在这个复杂而多元的社会问题干预中,他及他的团队想要寻求的是一种最为便捷而经济的方式而已。

对于笔者及很多“吃瓜群众”而言,我们却可以从我们自身的维度去评论罗斯高先生的结论和干预方法,也可以用我们自身适合的方式去改变眼下的社会问题,尤其是我国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教育问题。然而,不管采用何种姿态,何种方式去评论或解决某个社会问题,都需要基于翔实的数据和合适的价值观念。价值观念因人而异,但是翔实的调查数据却是必须的,这也是一个研究者,研究团队,乃至一个智库安身立命的基础。

显然罗斯高先生对于我国贫困地区教育问题的干预方式是跨界的,他是用教育之外的视角去探寻造成教育问题的深层原因,然后选择一种最为经济而有效的方式实施干预,并通过严格的效果评估来看干预的最终效果。这种审视社会问题并解决社会问题的方式也是笔者所在的看见未来教育研究院秉持的方式,我们认为在翔实的调查数据基础上,需要用跨界合作的方式,充分考虑各个利益相关方的因素,从受助者角度去思考可能改变的路径,从而探索出一条也许不是最优而是次优的解决方案,也许是更为可持续发展的方案。

因此,如果简单地就罗斯高先生的数据去驳斥他的观点,或者简单地说罗斯高对于我国极为复杂多远的贫困地区教育问题,开出的“药方”只是“喊妈妈回家“,那么是没有明白罗斯高先生对于我国教育问题的深度探究和透彻分析。与其简单地批评,不如我们一起通过社会各界的协同创新来探寻出逐步改善我国贫困地区教育问题的途径。

相关信息
智能教育平台拥有强大的教学实力,尤其在教研和师资方面积累深厚。课程覆盖小学、初中、高中的包括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生物在内的所有主要学科。师资方面,采取统一选聘、严格培训的制度,引入“授课老师+辅导老师”的双师模式,授课老师团队对课堂负责,辅导老师团队对学习效果负责。
粤ICP备17159544号   |   版权所有@肇庆市经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技术支持:佰牛科技
关于我们  |   课程中心  |   信息咨询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