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教育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快讯   /   社会讲堂
粤东双方言(双语) 区内方言接触概述
栏目:社会讲堂 2018-02-28

阅读:1247次

作者:吴芳

提要:本文通过对粤东潮州、汕头、揭阳、汕尾及梅州丰顺县等地双方言(双语)区的实地调查,力图解决以下三个问题:1.粤东一带双方言区域的初步分布情况;2.粤东双方言区内各方言的接触概况;3.影响粤东双方言区发展变化的重要因素。

 

关键词:粤东  双方言 分布  接触  成因

 

一、粤东地区[1]的方言(语言)分布

在本文调查的范围内,非粤东闽语主要包括:客家话、粤语、军话和畲语四种,具体分布情况如下图示:

 

图中,横线部分为粤东闽语区,斜线部分为客家话区,竖线部分为粤语区,正方形点状部分为军话区,三角形点状部分为畲语区。显然,畲语、军话及粤语的使用范围都比较窄,尤其畲语与军话,大多都以“方言岛”的形式零星散布在粤东一带。但客家话在粤东四市的分布则比较广,粤东四市大约有1/3的区域是通行客家话。

粤东地区的畲语今主要集中于潮州凤凰山区,包括潮安县凤凰镇(石鼓坪村)、文祠镇(李工坑村、黄竹洋村)、归湖镇(碗窑村、山犁村溪美岭脚村)潮州府城意溪区(雷厝山村)以及饶平县上饶镇与新丰镇交界的蓝屋村居民所使用的语言。


 

[1]本文的粤东地区主要指广东省东部的汕头、潮州、揭阳和汕尾四个地级市及其下辖的各个县。此外,梅州市丰顺县的个别乡镇也作为本文的参照。


 



此外,据有关材料记载,海丰也有零散分布的畲语,主要包括鹅埠镇的上北村委会红罗村以及莲花山脉下靠近惠州惠东县的个别村落。据统计,潮州与汕尾两地畲语的总使用人口不超过2000[1]

军话主要集中在陆丰大安、西南及河东三镇的个别村落。此外,海丰的平东镇龙吟塘也有数百人讲军话。海陆丰一带军话的使用人口大约有1[2]

粤方言主要有两个分布区域,一个为汕尾沿海地区,主要包括汕尾港和马宫港,使用者一般为深水渔民。另一个分布区域在海丰的西南部,主要包括鲘门镇、鹅埠镇、赤石镇、小漠镇以及梅陇镇的南山管区,当地一般称这种粤语为“占米话(尖米话)”。这两个粤语区的使用人口大约有3万人[3]

客家话在粤东地区域的分布范围最广,处于粤东闽语最外围的饶平县、揭西县、揭东县、普宁市、海丰县、陆丰市、陆河县等地都有大片的客家话区域,其中陆河县全县除了个别村落为闽客双方言区,其余各地基本都只讲客家话。以上各地的客家话都以片状分布为主。此外,粤东中心区域内在靠近山区的地带,如惠来县的大南山区,惠来县与普宁市交界的大青山区、普宁麒麟镇和潮阳南部的雷岭老区等地,都存在不少以点方言岛状分布的客家话区。粤东潮州、汕头、揭阳、汕尾四市客家话的使用人口超过150[4]

 

二、粤东双方言区内方言接触概况

粤东闽语区与非粤东闽语区交汇的区域往往可能形成双方言区,但这些双方言区内各方言间的接触情况不尽相同。

(一)畲语、军话与粤东闽语的接触概况

自有记录以来,畲语与军话就是零星分布的弱势方言(语言),目前两者均处于濒危阶段。会讲畲语的人一般也会讲粤东闽语或客家话:“保留本族语言的畲族基本上都能流利地使用客家话”(王远新,2004);会讲军话的人一般也会讲粤东闽语或客家话或粤语,有的甚至能够同时操讲这四种方言(语言):“讲军话的人都具有双方言乃至多方言的语言理解能力和表达能力”(潘家懿,1998)。

畲语与军话的语言现状表明,两者正逐渐受到周边方言的影响与同化,根本不具备对外的影响力。因此在畲语与粤东闽语、军话与粤东闽语的双方言区内,粤东闽语是占绝对的主导地位。

(二)粤语与粤东闽语的接触概况

在闽粤双方言区内,粤语与粤东闽语与的接触具体可分两种情况[5]

1.占米话与粤东闽语的接触。占米话主要集中在海丰县西南部一带,这种粤语在语音上比较接近广东东莞、深圳一带的粤语(林伦伦、陈思梅,2004)。据我们的调查了解,当地讲占米话的居民,多数并不一定具备兼操粤东闽语的能力,但不少人大都能听得懂海城闽语。而在一些纯占米话区,如小漠镇和梅陇镇,一些年轻人因为在县城上学的原因,也开始习得粤东闽语。但纯粤东闽语区的居民基本不会过问占米话。由此可见,粤东闽语对占米话的渗透仍属相对强势,而占米话对粤东闽语的影响并不大。

 


[1]. 潮州一带畲语材料数据主要来自:林伦伦、洪英(2007)《潮安畲语中的潮汕方言借词》一文及韩山师范学院讲师杨殊所提供。汕尾一带的畲语数据主要由当地居民提供。

[2]. 军话的语言特点及人口数据来自丘学强(2005)《军话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P3,及潘家懿(1998)《军话与广东平海“军声”》,方言,P41-P47

[3]. 人口数据统计主要来源于当地政府提供。

[4]. 人口数据综合自各地县志。

[5]. 汕尾港和马宫港的粤语使用者大多为当地的深海渔民(又称“拖船”渔民或“红卫”渔民),因为长时间在深海作业的原因,深海渔民与汕尾陆地上的人接触并不频繁,因此,这种粤语与粤东闽语之间不存在明显的接触。


 



 

2.穗港粤语与粤东闽语的接触。潘家懿(1996)曾在《谈海丰话三十年来的语音变化》中提到海丰、汕尾一带的青少年具有从单纯的粤东闽语逐渐转向闽粤双方言习得的发展趋势。文章分析了这种现象发生的原因:“一是地理位置靠近讲粤语的港穗,二是有一大批海丰人在穗港工作,经常来来往往传播粤语;三是海丰人每天都能从电视上看到粤语节目,听得多也就学得多。加上商业得往来,运用粤语得机会更多,所以导致海丰各地粤语流行,特别是沿海的汕尾市,如今几乎成了一个闽粤双方言区”,这种双方言化的表现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用海丰音来读粤语词;另一种则是基本上搬粤语的读音。这后一种现象多数出现在粤语较好的年青人口中[1]。这种现象在我们今天的调查中仍继续发展。

(三)客家话与粤东闽语的接触概况

    粤东地区内的闽客双方言的区域比较广,主要包括:饶平的新丰、东山、三饶(少部分村落),潮阳区的关埠,潮南区的仙城、两英,揭东的白塔(少部分村落)、桂岭、玉湖,揭西的塔头、京溪园(曾寮村),普宁的里湖、麒麟、云落(崩坎村),惠来的葵潭,陆丰的陂洋、大安、西南(少部分村落),海丰的平东、公平、赤石(少部分村落)等镇[2]。在这些闽客双方言区内,我们发现一些乡镇主要显示出两种演变形势。

1.闽客双方言区闽强客弱

在方言接触的区域中,一种方言要对另一种方言产生显著影响,那么,这种方言必然在双方言交际中占据主导地位。在我们调查范围内,因接触而形成的闽客双方言区,占主导地位的方言大都是闽语,这种情况主要包括了揭东的新亨、桂岭,普宁的里湖,陆丰的陂洋、大安,海丰的平东、公平、赤石等诸镇的闽客双方言区。下文以里湖镇的方言情况展开叙述。

里湖镇[3]面上一般只流行粤东闽语,双方言区只存在于镇周边的一些乡寨中,乌犁村是当中一个比较典型的闽客双方言村。乌犁村属于原石牌镇所辖,所处一带为丘陵地势,是一片“农场”,当地称为“侨场”。乌犁村的闽语与里湖镇内的闽语比较接近,客家话当地称为“山内话”,即学术上所说的“半山客话”。乌犁村的语言使用特点可分为两种情况:

1)在靠近交通要塞村落的居民,家庭方言(母语)为客家话,但在对外交流时可使用里湖闽语。这部分村民一般从幼年时期就开始同时习得闽客这两种方言,闽客两种方言在这些双方言区居民的口语交流中切换得相当自如,中老年人尤为突出。但在部分年轻人当中,由于自小就到里湖镇或流沙镇等粤东闽语区上学的原因,平日已改用粤东闽语与父辈交流,较少讲客家话。因此,在文字朗读时,这部分年轻人用里湖闽语比较流畅,但在改用“山内话”时则会出现转换困难的情况,尤其部分年龄较小的青少年,对一些书面语的文字,如“腼、皖、臻、尹、域”等,可用“山内话”进行认读的情况感到难以置信。

2)而在山内,即较偏远的村落中,家庭邻里之间一般只使用客家话,较老的村民一般不会讲任何非客方言,中青年人有不少都为闽客双方言使用者。此外,乌犁村内还有一个自然村,村内居住的基本为越南的华侨,这些华侨较少与外界接触,村内也只通行的客家话。

从乌犁村的语言使用情况看,虽村域内母语为客家话,但粤东闽语在许多区域已表现出强式的劲头,“山内话”在这些区域内正处于被逐渐消弱中。

乌犁村客家居民显示出对潮汕文化在一定程度上的包容性,但在与乌犁村毗邻的田厝寨里,我们调查到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语言文化态度。田厝寨在石牌镇未归入里湖镇之前,曾为里湖镇的一个行政村,它是原里湖镇与原石牌镇交界的一个村寨。寨中的居民是从里湖池尾村迁入,信仰妈祖文化,是一个典型的潮汕村寨。但在接受外来文化语言方面,田厝寨则显示出一种强烈的封闭性。田厝寨与乌犁村两村之间无任何阻碍,且两村的民居建筑是相通连的,但在历史上,乌田两村的居民一般老死不相往来,从未有过通婚。田厝寨的居民对客


[1]. 参见:潘家懿,海丰话三十年来的语音变化,载《广东方言与文化论稿》,P269P270

[2]. 由于调查条件限制,一些乡镇的方言我们并无获得确切的情况,具体调查仍有待展开。

[3].无特别说明,文中出现的里湖镇指2006年以后的行政区域,包括2006年以前的里湖镇及石牌镇两镇的所有辖区。

 

 



 

家文化甚为排斥,因而当地居民只会讲里湖闽语,不会讲也几乎听不懂客家话。

乌犁村和田厝寨两村在方言使用上的差异揭示了在里湖镇当地,粤东闽语是一支强式而具有一定排他性的方言,因而客家话对里湖当地的闽语并不可能产生很大的影响。

在潮汕本土(包括汕尾海陆丰一带),历史上的潮汕民系在对待弱势文化显示出非常局限的包容性,因而客家话要对粤东闽语产生显著影响可能性并不大。

2.从闽客双方言到纯闽语区

双方言区的存在必然会出现两种方言在交际功能上的竞争。若在竞争中,A方言以绝对优势占据了社会交际地位,那么,原本B方言使用者则很有可能会放弃原来的母语B方言而改用A方言交际。随着这种方言替代的波及面不断扩大,原本的双方言区也逐渐演变为单方言区。毫无疑问,从闽客双方言区变为单纯闽语区,表明客家话已退出当地的社会功能。这种情况主要包括了饶平县的三饶镇及惠来县大南山的七联管区[1],下文以三饶镇的方言情况展开叙述。

三饶是饶平县的古县城,据县志记载,三饶镇上主要有三大姓氏:张、黄、詹。其中,张和黄两大姓氏多为潮汕人,詹姓则是客家人。学者十余年前在调查粤东闽语的方言分布情况时也言及:“新丰、三饶、东山、渔村几个镇则客闽混杂,多数人能客能闽,为双方言区”(林伦伦、陈晓枫,1996[2]。可见,三饶旧时为闽客杂居之地。但在我们今天的调查中,三饶镇内及其下辖的许多村寨里已很少能听闻当地人讲客家话了,这种结果与历史上三饶镇潮(闽)客两大民系之间的活动息息相关。

在当地历史中,潮(闽)客两支民系曾发生多番土地争夺。例如,镇北部南联村内的“道韵楼”,是迄今国内最大的一座保存完整的土楼建筑,据手抄本《三饶镇志》中记载“道韵楼”是“明嘉靖期间由黄姓宗族建。道韵楼位于三饶镇南部的道韵下厝村,元代延年间黄建饶从福建汀州宁化石壁村移至此。道韵楼的始建者为潮汕人,但此楼建后四百多年来,当地潮客两大支氏族争夺无数,几次移主,最后仍为潮汕人所占。历史的这段记载反映出这两支民系的敌对关系,揭示了两大文化在竞争中,最终弱势的一方或是被同化或是被驱除出境。

 

三、语言环境对粤东双方言区方言发展的影响

从具体调查案例中可以发现,调查范围内的大部分粤东闽语对周边方言都采取一种较为排斥的态度,粤东闽语区的人很少主动习得周边方言,相反,周边方言区的居民则因为交际的需要则会主动学习粤东闽语。因此,在多数双方言区内居民的母语一般为非粤东闽语方言,通过习得而来的第二方言才是粤东闽语。当然,也有一些相反的情况出现,如汕尾市区部分青少年开始大量习得粤语的情况,导致双方言的情况加剧。

无论双方言现象是趋于微弱或是趋于明显,方言习得的方向是粤东闽语还是非粤东闽语,一些因素对这些双方言现象的发展具有较明显的影响作用。

(一)经济因素的影响

经济因素是影响双方言区发展变化的关键原因之一,处于经济相对发达地区的方言往往会成为强势方言,反之,处于经济相对落后地区的方言则为弱势方言。当相互接触的不同方言之间形成了较明显的强弱势对比时,必然就出现一方主动学习模仿另一方的情况,这样必然导致学习模仿地区的语言状态发生变化。

在我们的调查中,粤东双方言区大多为或曾为经济较落后闭塞的地区,近年来,随着通讯媒体等传播工具的引入,不少地区开始大量接受外界的信息。在调查中我们发现,电视和广播在许多村镇中都有所普及,即便一些居民家中无电视、广播,但在当地乡镇的祠堂内往往也提供电视和广播方便这些居民接收外界信息。在居民所接收到的电视台、广播台中,地方电视台、地方广播台往往占据了很大的比例,这些地方电视台广播台除了所处村镇的县台及市台外,有些地方甚至还能收到汕头台。地方电视广播往往都比较受当地居民欢迎,也常为一些居民模仿。这样,粤东双方言区的县城多为闽语区的居民在收看电视收听广播时必然会受到县城电台方言的影响,逐渐接受县城的方言。


[1].惠来县大南山的方言情况由韩山师范学院中文系06级本科生黄健才同学提供。

[2].引自:林伦伦、陈晓枫,广东闽方言语音研究,汕头大学出版社,1996P2




此外,由于双方言区经济较为落后,因此,当地的居民一般会就近选择到经济稍微发达的地方上学或工作,县城、市区通常是首选,这同时就加大了两地人口的流动。一些原本很少外出的村民,因为亲朋戚友在县城或市区求学谋生,于是来往于县城和本地的机会增多了。而在县城、市区读书工作的人,节假日时也常回家。这样,县城市区的方言也多随着这些人口的流动被带到了各地。双方言区在外界这种强势方言接触中,同样加快了变化的步伐。

汕尾市区青少年双方言化的情况也是类似的原因:由于在地理位置上临近粤语这个强势方言区,在生活上受到粤文化的强烈影响,再加两地交往的频繁,最终导致汕尾市区双方言化的出现。

(二)政治变革因素的影响

    历史上,粤东一带的行政变更较为频繁,这种变更往往也会对当地的方言产生一定影响。例如现今丰顺县    隍、汤南等镇。据《揭阳县志》和《丰顺县志》记载,现丰顺大部分区域从明清时期到建国初期间都属揭阳所辖,因此两地在历史上交流密切。建国后,丰顺划归梅州,语言和文化逐渐疏远揭潮二地而与梅州趋同。原来为纯粤东闽语区的     隍、汤南二镇,现已出现向闽客双方言的发展明显趋势,汤南的情况较为明显。

汤南镇现为丰顺县所辖,与丰顺的汤坑、揭东的玉湖二镇皆接壤。汤坑一带以客家文化客家话是主导,玉湖则以粤东闽语为主导。汤南镇下属不少村落在1950年前基本为纯闽语区,1950年,汤坑镇被划为丰顺县的县城,汤坑镇在政治经济上相对玉湖镇占了优势,在加上汤南和汤坑同属一县,这样,汤南人的文化认同感必然更趋向汤坑的客家文化。因此,在这种政治因素的主导下,汤南各地的居民在择业的区域上也就多流向县城汤坑镇,汤南各地的大部分小孩也都更愿意到汤坑镇区内的学校接受教育。如此,汤坑的客家话很快就成为这部分人在日常学习工作中交流的语言工具,客家话和客家文化也由此渗透入到汤南当地的日常生活。在现今的汤南镇,从镇关到其下属的村落,无论是老年人还是青年人,操讲闽客双方言群体逐渐明显。

(三)历史地理环境因素的影响

除了经济政治因素,历史地理因素同样对双方言区的形成、发展同样具有加速或延缓的作用。通常情况下,方言交错的区域往往容易形成双方言区,这在粤东饶平县北部、普宁市西南部、惠来县西部、海丰县西南部、陆丰市北部等许多地方是显而易见的;但并非只要方言交错复杂就一定存在双方言的现象,是否能够形成双方言,还跟当地的历史与地理环境密切相关。海丰赤石镇的情况就是一个特殊的例子。

在海丰赤石镇内,至少流行着粤东闽语、粤语、客家话三种方言:从广汕公路入行几公里远的新联村讲客家话;新联村东北部几百米远的新城村,村内数百人讲福佬话(粤东闽语);而与新联村仅一条一米多宽的小溪对岸是傅围村,村内讲的是占米话(粤语);新联村再往北的金石、洋坑、水口等村寨农场,又是闽粤客三大方言相互参差的情况。但各方言在漫长的历史中闽客粤三大方言互不干扰,相同的村寨内绝大多数村民只会一种方言。导致赤石镇至今没有形成双方言现象的原因,更重要的正是来自于赤石当地特殊的历史地理环境。

历史上,赤石所辖之地曾是粤东通过广府的一条极为重要的交通命脉[1],并来往着广东闽粤客三大民系的人。久而久之一些过往的旅客开始以各自民系宗族姓氏为单位,组成生活群落[2],这些村寨大多也正是由此沿着古道而建。但在上千年的历史中,古道却常为山贼海盗所占,时塞时通,这种现象一直延至明代。在这种特殊的生存环境下,驿道沿路的村寨在建筑上往往呈现出防御的特征[3]。防御式的建筑有效地保护了村民,使寨内居民也世代传承至今。但同时,这种建筑同样使村寨中的居民产生防御的心理,较少与外寨人来往交流,村寨中的语言发展比较单一。所以,不仅赤石镇与外界,赤石内部村寨和村寨之间,在这漫长的历史中方言的相互影响并不大。建国后,广汕公路的修建开通,推动了公路所贯穿区域的发展。但赤石的这些古围寨大多距离公路有数公里,因而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发展,相反,原来的古驿道古河道的交通功能却因公路的开通而被遗弃,这些地方反而成为偏僻之地,经济文化的演变仍旧缓慢,各方言的相互接触同样也仍不明显。

(原载《南方语言学》2期,2010)



[1]. 赤石全镇为莲花山脉所贯穿,山脉西南方向曾有一条承载了二千年历史的山岭古道“羊蹄峻岭驿道”,这条古道是古代粤东揭阳、潮州等地通往惠州、广州的捷径。赤石镇内的赤石河,是海丰境内第二大河系凤河的干流,曾是古代重要的内河运道,“凤河渡口”就是当时粤东各县通往惠州、广州必经的官道渡口。

 

[2]. 赤石镇当地,李、林、洪姓的多为福佬话;陈、曾、傅姓的居民多讲占米话。

[3]. 赤石镇许多村寨的外围都筑建起四五米高的寨墙,将整座村寨围住,围寨墙上均有枪眼、炮口,一些村寨在围寨墙的四角及寨门上还设有岗楼,这种古围寨至今完整挺立的仍有三四座。

 

参考文献

1.李新魁.广东的方言[M].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

2.林伦伦,陈小枫.广东闽方言语音研究[M].汕头:汕头大学出版社,1996.

3.林伦伦,洪英.广东潮安县李工坑村畲民语言生活调查[J].语言研究,20054):122-126.

4.林伦伦,潘家懿.广东方言与文化论稿[M].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0.

5.潘家懿.广东南塘客家话的历史演变[J].方言,19993):197-204.

6.潘家懿.军话与广东平海“军声”[J].方言,19981):41-47. 

7.丘学强.军话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

8.王远新.广东博罗、增城畲族语言使用情况调查[J].中央民族大学学报,20041):115-125.

9.丰顺县志,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5.

10.凤凰镇志(内部刊物).

11.海丰县志,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5.

12.揭阳县志,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3.

13.陆丰市志,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7.

14.普宁县志,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5.

15.三饶镇志·地名篇(手抄本,共四本),三饶镇志编委办公室,1993.

本文转载自【语言资源快讯】公众号

智能教育平台拥有强大的教学实力,尤其在教研和师资方面积累深厚。课程覆盖小学、初中、高中的包括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生物在内的所有主要学科。师资方面,采取统一选聘、严格培训的制度,引入“授课老师+辅导老师”的双师模式,授课老师团队对课堂负责,辅导老师团队对学习效果负责。
粤ICP备17159544号   |   版权所有@肇庆市经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技术支持:佰牛科技
关于我们  |   课程中心  |   信息咨询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