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教育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快讯   /   社会讲堂
一种新发现的完成体标记——广东粤方言的“逋”
栏目:社会讲堂 2018-02-28

阅读:843次

作者:甘于恩

一种新发现的完成体标记——广东粤方言的“逋”[1]

 

甘于恩

(暨南大学汉语方言研究中心,广州510632

 

            摘要:粤语的完成体标记并非仅限“”这类常见助词,在粤西(南)、粤中和粤东的一块区域,有一种新发现的完成体标记。本文介绍这种标记的分布与语言表现,揭示这种标记的演变轨迹,并讨论此标记的语源,指出运用地理语言学的方法,进行方言语词的考释,对于认识方言的区域特征,重建方言分区理论,具有重要的价值。

            关键词:逋  完成体标记  粤方言

 

                  粤方言的完成体标记,多为“咗”或“休”(也有运用变调手段的,黎纬杰1990;甘于恩2012A),关于“咗”的语法特点,学者多有涉及,如张洪年(2007150-155)称为“完成体体貌词尾”,做了详尽的分析,而彭小川(2010)称为“动态助词”,同样进行了详细的讨论;甘于恩(2012B)则首次披露了完成体标记“休”在广东的地理分布及重要特点。值得注意的是,广东肇庆(德庆)、阳江、中山、惠州有些方言点使用着与上述完成体标记不同来源的标记,本文对此进行讨论。

一、分布与表现

                  在广东的阳春(春城、潭水)、阳西(织篢)、德庆(德城、高良)、中山(石岐)6个粤方言点,完成体标记使用pou/phou,声调为阴平。但在新兴、阳春(春湾)、惠州,语音表现有所差异。例如:

 


 

本文得到广东省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粤方言比较研究”(项目号07JDXM74003)、2004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广东粤方言地图集》(项目号04BYY032)资助。

作者简介  甘于恩,暨南大学汉语方言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

[1]


以上6pou/po多数读33调,为阴平,阳春潭水读35调、中山石岐读55调(且声母送气),亦为阴平,德庆2点的43352为阴去,但粤西阴平与阴去有混的趋势,故声调的同一性大概是没有问题的。

       新兴各点完成体标记读为piu/piEu,例如:

惠州城里话的归属学术界尚有争议,不过就完成体标记而言,明显与上述粤方言同源,下文还会加以论述。

二、完成体标记的演变轨迹

为了简洁起见,我们将上述各点的完成体标记标写为:pv1p代表双唇塞音(含送气),v代表元音,右上角的小1代表阴调类。现在我们要了解的是,这个pv1最早的语音形式是什么?其可能的语源又是什么?

我们可以从地理上将粤西至粤中一带的完成体标志联系起来,发现有3条比较清晰的演化路径:一条以pou(或pu)为起点,阳江江城、恩平江洲的tou为一端(声母由双唇塞音变为舌尖塞音);另一条pou(或pu)为起点,以中山的phou为过渡,惠州的phau则系演变的另一端(罗阳的puoi是否有源流关系待考);第三条pou(或pu)为起点,直接演变为新兴的[piu/piɛu](调类亦为阴平)。

我们考察pv1的演变轨迹,应该是:

      

三、语源的讨论

多数讨论文章,对于上述完成体标记,处理为有音无字的音节,或用同音字代替,如惠州城里话便写作“抛”。但“抛”可能并非真正的语源。

那么,pv1的真正语源是什么呢?我们认为来自古汉语的“逋”。“逋”的中古音韵地位为遇合一平模帮,反切为博孤切,其义项有三:1.逃亡:~逃。~迁。~荡。2.拖欠:~负。~租。~债。3.拖延:~留(逗留)。pv1乃是由“逋”的本义(逃)虚化而来。

”是“逃”的意思,与标准语“了”一样皆具有“消失”义,这是它虚化为完成体标记的语义前提。其虚化的过程,可能先从某些具有时间性、过程性的动词开始(如“吃”、“做”等),充当结果补语,然后慢慢扩散至多数动词,成为一种体标记(当然,“”作为体标记还是有限制的,某些静态动词如“系”、“似”是不可以后接“”的,这点与共同语是一致的)。

 


tou另一可能的语源是“到”,广西南宁白话疑问句、否定句可用“到”(音[tu33],调值为阴去)作完成体标记,如:空调坏到吗?冇坏到。但南宁“到”在这里只是动相补语,真正的完成体标记是“晒”。关于动相补语与完成体标记的区别,请参看吴福祥(2009156)。

在赵元任的《中山方言》中,phou有两个变体:houou,见例15“我哋都喫phou55(或hou55ou55)晚饭咯”(P68)。

 

前面讲到pv1的第一条演变路线以tou(汉字写同音字“都”)为一端。说“都=”的方言点有:恩平(江洲)、阳江(江城)、阳东(东城、雅韶)、阳西(儒洞),共5点,因为“都=”可能与粤语的动相补语“到”有联系,所以我们必须解决“”演变为“都=”的机理和可能性,必须解答“=”是否真正来自“”的疑问,换句话说,以下演变公式是否成立,值得探讨:

        pv1tv1

阳春、阳西一带方言的完成体标志,音[pou33](更早的读音形式有可能是*pu)。“都=”声调为33调,在恩平归入阴平去调,但阳江江城、东城一带属于阴平调,估计“都=”属阴平调的可能性较大。因此,单从调类来说,“逋”与“都=”的类别大体一致。从语音演变机制来看,二者惟一的差异在于,“”的声母为双唇塞音,“都=”为舌尖前塞音,发音方法一样,而发音部位亦比较靠近,因此,从唇塞音变读为舌尖塞音,是非常可能的。粤西、粤中一带的粤语,不少方言“踢”字读为ph-声母,如:

 

“踢”为透母字,多数粤语读th-母,但读音二读为ph-,是为滂母的读法,4个点都有此读,不可能是误读,说明th-ph-具有互变的可能(无独有偶,客家方言也有这种th-↔ph-音变的事例,引自江敏华2012)。既然如此,帮母也可能向端母的方向演变。故此,pv1tv1作为一种特殊的、区域性的语音演变法则,在粤语中是成立的。

四、馀论

                  1)本文论及的粤方言的完成体标记,粗看各有差异,但是通过重构原始形式,追溯源头,可以清晰地显现其发展轨迹及走向,具体到完成体标记“逋”,可以看出它是由西往东演变,这可能暗示了一条目前所未知的移民路线;

                  2)粤语完成体标记“逋”的发现,不仅在粤语语法研究上具有重要的价值,而且在汉语史上也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显示完成体标记虚化的不同路径,增加了我们对完成体标记丰富性和演变类型的认识;

3)传统的方言分区,注重整体显性特征的归纳,但对于隐蔽的特征,尤其是彼此有演化关系的词语,缺乏将之系联和重新分析的能力。而科学地解释、分析这些彼此之间有着演化关系的词语,对于认识方言的区域特征,重建方言分区的理论,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

 

[参考文献]

[1]甘于恩. 粤方言变调表完成体问题的探讨[J].暨南学报,2012,(7).

[2]甘于恩. 粤方言的完成体标记“休”及相关形式. 未刊稿, 2012.

[3]江敏华. 台湾客家话动趋结构中与体貌有关的成分. 未刊稿,2012.

[4]黎纬杰. 粤方言的变调完成体[A].《第二届国际粤方言研讨会论文集》[C],广州:暨南大学出版社, 1990.

[5彭小川. 广州话助词研究[M]. 广州:暨南大学出版社,2010.

[6]唐立契. 恩平音字典[M].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

[7]吴福祥. 重谈“动+了+宾”格式的来源和完成体助词“了”的产生,《汉语时体的历时研究》,北京:语文出版社,2009.

[8]张洪年. 香港粤语语法的研究[M].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1972,2007修订.

[9]赵元任.中山方言. 语言研究所集刊,20,南京1948.

(《学术研究》2013年3期)

 

相关信息
智能教育平台拥有强大的教学实力,尤其在教研和师资方面积累深厚。课程覆盖小学、初中、高中的包括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生物在内的所有主要学科。师资方面,采取统一选聘、严格培训的制度,引入“授课老师+辅导老师”的双师模式,授课老师团队对课堂负责,辅导老师团队对学习效果负责。
粤ICP备17159544号   |   版权所有@肇庆市经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技术支持:佰牛科技
关于我们  |   课程中心  |   信息咨询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